查询
图书馆服务

library services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是直属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中央出版社,多年来坚持学术出版,以优秀的品牌形象服务于图书馆客户。2014年,社科文献出版社馆配业务部成立。依托我社“权威、前沿、原创”的学术出版资源,秉承馆配营...

查看详细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图书馆服务 > 业内动态

基于图书馆核心价值的阅读推广

基于图书馆核心价值的阅读推广


姜火明/摄

华东师范大学信息学系教授范并思:
   
    我们都知道图书馆是一个阅读的场所,是阅读推进的一个机构。但这个机构的成立它不能简单说只是一个推进阅读的机构,图书馆有自己的价值,它有自己的使命。这些价值、这些使命是社会赋予它的,如果它放弃了这些价值、放弃了这些使命,它不但做不好阅读推广,甚至会把阅读推广做坏。有些图书馆在阅读推广的时候,比如说让一些小朋友穿着军装在台上拿着枪,去做这样一些推广。另外在一家省级图书馆,墙上堂而皇之把《24孝》列出来。而且还把“埋儿奉母”这样的孝,作为一个阅读推广的画面,把它列到墙上。这就是我们没有核心价值的一个结果。
    国际上的一些机构,把图书馆的核心价值的意义讲得很清楚。它不是一个纯理论的类型,这种核心价值它有一些基本的法律规范的引领。图书馆界也有很多这样的文件,比如说《国际图书馆宣言》《图书馆权利宣言》《图书馆服务宣言》等等。图书馆界也一直在进行讨论,讨论过很多这样的要点,这些要点构成了我们图书馆核心价值的一些基本要素。图书馆有很多实践,这些实践中间也使我们逐渐地认识到图书馆的核心价值。我国图书馆没有核心价值,但有《图书馆服务宣言》,这个服务宣言里面界定了这些基本要点,对社会普遍开放,平等服务,以人为本。
    在上个世纪我们的老百姓要走进图书馆是很麻烦的,有些图书馆有身份限制;有些图书馆是有经济条件的限制,还有很多规章制度的限制,衣着不整是不能进图书馆的、穿拖鞋是不能进图书馆的,等等。这些公众走进图书馆的门槛,在2002到2010年这几年时间里面,在我们图书馆界、各界人士的努力下,它逐渐被我们打破了。但很多的图书馆,没有任何门槛的图书馆,公众仍然不进去,那就是阅读门槛。而这个阅读的门槛,我把它当作老百姓走进图书馆的最后一道门槛。消除这道门槛图书馆所要做的事情,就是阅读推广。
    阅读推广和阅读不一样,阅读推广是一种活动化的服务,而活动碎片化了,它首先是图书馆的一种服务,这个服务和以前的图书馆的服务不一样,以前图书馆的服务是静态的、安静的。我们把阅览室打开,营造一个非常休闲、非常高雅的阅读环境,大家走进来都是不动的。现在图书馆的阅读推广出现了一种活动化的服务,一种喧嚣的服务,一种跟传统图书馆服务不一样的服务,而且这种服务是碎片化的。在我们看到的现在图书馆的服务清单里面,以前没有活动的时候,它的清单阅览室的节目都是一样的,早上几点开放,仅此而已。最多某一个时候有一个咨询台、有一个咨询专家来提供一些咨询。而现在的图书馆服务周一、周二、周三每天都不一样,上午、下午、晚上都不一样。这些服务给图书馆就提出了很多新的要求;另外一个阅读推广它是面向特殊人群的服务。图书馆的服务,它可以有一些针对高端人群的,有一些针对普通读者的,但是阅读推广这种喧嚣的活动的出现,主要是因为有一些特殊人群,就是不能正常利用图书馆的资源和服务的人。
    而且它是介入式的服务,这也是涉及到图书馆核心价值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以前的图书馆服务被当作一种很民主的服务。但是现在阅读推广出现了,我们帮读者选书,我们拿出书请读者读或者诱导读者读某些书。表面上看它和我们图书馆传统的核心价值产生了冲突,它不再是以前图书馆所追求的那种价值中立的服务。这种目的之所以能够成立,在我看来也是因为有弱势群体或者说有所谓的特殊人群,如果图书馆仍然是所谓的普遍均等服务,不偏不倚的服务,这些弱势群体、这些特殊群体他们就会被边缘化,就会被图书馆服务边缘化,无法享受到图书馆正常的服务。
    因此,就有这么一些和阅读推广有关的图书馆核心价值,第一是关于读者权利。对读者权利的尊重,这个是中国图书馆在核心价值方面重要的一个提升。在上世纪因为这权利意识的薄弱,导致图书馆服务越来越背离现代图书馆理念。甚至文化部都发文,要以文养文,让公共图书馆去创收,出现了这样一些欺骗理念,完全没有尊重读者权利,完全没有图书馆当作是一个纳税人税金支持的,一个必须为所有社会公众服务的机构。
    第二是普遍服务,这也是图书馆非常重要的一个核心价值。普遍服务是西方公共服务里非常重要的理念,而且他们认为图书馆是最早践行这个理念的公共机构。图书馆要进行普遍服务也有很多的法律支持,最经典的就是《公共图书馆宣言》里关于公共图书馆应该不分年龄、种族、性别、宗教、国籍、社会地位,为所有人提供同等服务。
    第三是平等服务,即不管是什么人,图书馆用同样的规格服务。以前可能图书馆也为各种各样的人服务,比如说大学里面,教授有一个阅览区间,研究生有一个阅览区间,本科生有一个阅览区间,虽然它都是开放的,是普遍服务,但是它不是平等服务。我们说对所有人开放只是走出了维护读者利益的第一步,还要让所有的人享受到同样质量的服务,它才能够平等。
    第四是人性化服务,为特殊人群的服务,它就是一种人性化的服务。《公共图书馆宣言》提出在为所有人提供平等服务之后,要为由于各种原因不能正常利用图书馆资源和服务的人提供特殊资料和服务。
    图书馆核心价值的阅读推广,到底是什么样的?应该是保障公民的阅读权利,它促进公民阅读能力的提高,促进阅读习惯的形成。因此我把它总结为这么几个字,就是“引导、训练、帮助和服务”。
    首先是关于引导,我们的社会中有很多人,他可能不是文盲,但是他不读书,缺乏阅读意愿。我们图书馆就要通过一些生动有趣的、形式多样的活动,引导他们去感受阅读的魅力,享受阅读的乐趣,最后形成意愿。这应该是最难的任务,因为他没有需求,这些不读书的人他没有阅读的需求,我们怎么通过阅读推广把他们吸引到图书馆来读书?这个任务真的是非常难,总理说了,这是我们图书馆特别紧要的任务,又是一个很难做的任务。
    其次就是训练,有一些人他是愿意读书,他知道阅读很有价值,希望能够通过阅读提升自己,但是他们不会阅读,没有阅读的能力,没有阅读的技能。我们图书馆可以通过我们的阅读推广帮助他们逐渐学会阅读。这里面最典型的就是儿童阅读,儿童阅读技能不完备,所以我们通过绘本阅读,通过故事会,通过很多这样的形式去训练他们,帮助他们逐渐地掌握阅读的技巧技能。
    再次是帮助,很多不能接受图书馆正常服务的特殊人群,可能是残疾人,居家不出的老人,或是一些隐性残疾,抑郁症、自闭症、阅读障碍症等等,这些人他们没有办法阅读。上海浦东图书馆曾经得了一个盲人数字阅读的奖,连续八年坚持为盲人提供数字阅读。去年有一位盲人拿着盲杖说,“图书馆给了我第二个盲杖,就是数字阅读”,这就是图书馆帮助的价值。最后一个才是服务,面向有阅读能力的人群,喜欢读书的人。图书馆也有阅读推广,可以为他们的阅读提供便利,可以改善他们的阅读品质。尽管他们有阅读能力,但是他们的知识、素养、视野有限制,他们不知道怎么去读得更好,我们要作阅读推广,但是这种阅读推广它不是活动化的。我们应该尊重他们的年纪、尊敬他们的隐私,不应该去干预他们的阅读,或者说他们读什么我们都应该要尊重。
    所以我国的阅读推广的小结是这样的。阅读推广对我们图书馆来说是可以提升图书馆的服务指标,可以服务一些有正常能力的人,我们图书馆也应该关心这类人的阅读。但是它不是我们图书馆阅读推广发展的一个方向,符合图书馆核心价值的阅读推广目标:
    1.让不喜欢阅读的人喜欢上阅读。
    2.让不会阅读的人学会阅读。
    3.让阅读有困难的人跨越阅读的障碍。
    我曾经在我的微信公众号里面讲过一个故事,是《纽约时报》在 2012年登的一个故事:有一个美国的黑人小孩,根本就不喜欢读书,在种族歧视年代里面,他不读书。有一天他跑进了一个图书馆看到了一本书,这本书的封面上有一个穿着很暴露的女郎,他想看这本书但是不敢借,怕别人嘲笑他,他把这本书偷回去了。当他把这本书还回来放到书架上的时候,他发现了这个书架上面有另外一本同样一位作家写的书,他想这是上帝要我看书,他又把这本书带回家了,一共带了四次。十几年以后,这位看这个小说,喜欢上阅读并且读到了美国法学院的黑人法官,回到了他的母校,找到了他当年去的图书馆。图书馆当年看门的小妹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妈。他想坦白自己这件事情,但是那位大妈告诉他,你第一次来偷书我们就发现了,我们本来想制止你,想告诉你可以借,不需要偷。但是另外一个大妈很有经验,知道他怕被别人知道自己在读封面上画了一个很暴露的女郎的书,所以他们没有制止。不但没有制止,而且他们想既然你喜欢这本书,我们就把这个作家的书再找一本放在这里。这本书在他们城市里面很少,总共借了两本,为了借第三本,他们两个人驱车两百公里跑到另外一个城市,把这本书借来放到书架上面。我一直想这就是我们的核心价值支撑的阅读推广,如果没有图书馆的一种核心价值观引领,就作做不出这样的
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