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询
图书馆服务

library services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是直属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中央出版社,多年来坚持学术出版,以优秀的品牌形象服务于图书馆客户。2014年,社科文献出版社馆配业务部成立。依托我社“权威、前沿、原创”的学术出版资源,秉承馆配营...

查看详细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图书馆服务 > 业内动态

图书馆阅读推广方式探讨

图书馆阅读推广方式探讨


    (一等奖)(节录)
   
    □山东省图书馆  王妮
   
    图书馆在全民阅读中的位置
   
    2005年,中国图书馆学会将“倡导全民阅读”作为重要任务写入《中国图书馆学会章程》,并在中国第一个《图书馆服务宣言》中郑重承诺:图书馆以促进全民阅读,为公民终身学习提供保障为职业目标和社会责任。
    全民阅读推广工作是一项长期的系统工作,应该包括政府部门、学校、家庭、公共图书馆、出版机构、传媒机构、民间协会等众多部门机构的协同合作。社区、家庭是图书馆服务的对象,一般社区组织阅读推广活动也都借助于图书馆的阅读资源帮助。学校主要从各方面培养学生的阅读能力,其对象是学生,在培养和提高阅读能力方面,图书馆只是辅助力量;图书馆致力于为公民的终身学习提供保障,这里的保障也主要是指阅读资源的提供,图书馆面向全体民众。政府主要以制定法令、政策,发起项目等形式从全局角度参与全民阅读推广。民间阅读推广机构比较擅长于项目或活动的运营,但缺乏阅读资源,其开展活动往往借助于图书馆、出版发行机构之类的阅读资源丰富的机构。因而与其他力量相比,图书馆丰富的阅读资源显示出其在全民阅读推广中的独特地位。
    图书馆以其拥有的丰富阅读资源服务于全民阅读,拥有系统、丰富的馆藏资源是其区别于其他阅读推广力量的典型特点。如何让其丰富的馆藏资源更好地服务于读者,更好地呈现给全体民众,是图书馆首要解决的问题,是图书馆保持其在全民阅读中独特地位的关键,也是图书馆阅读推广的重要方式。
   
    图书馆阅读推广的方式
   
    自 20世纪90年代以来,数字资源大量涌现,全球范围内数据库中存储的数据急剧增加,如何抽取利用海量数据中的有用数据成为摆在人们面前的首要问题,于是数据挖掘、知识挖掘成为研究热点,主要是指针对关系数据库、数据仓库、知识库中海量数据的分析和处理,通过关联分析、分类、聚类、概念描述和时间序列分析等方法发现其中隐含的、有价值的知识。数字资源也成为图书馆馆藏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数据库、电子图书、电子期刊、网页、多媒体资源等,图书馆的服务也进入了知识服务阶段。利用知识挖掘技术进行知识服务成为图书馆阅读推广的现代化手段。
    而图书馆的知识服务主要是通过收集、加工和处理涉及读者的兴趣、倾向和需求的数据,进而推断出相应读者群体的需求,然后以此为基础,对所识别出来的读者群体进行特定内容的定向服务,因而使得图书馆的阅读推广既有根据可能需求的数据推送服务,又有针对特定读者的定制数据服务。现今图书馆的知识服务主要表现为数字化参考咨询服务模式、个性化知识服务模式、知识管理服务模式等等。
    书评是从我国古代的提要目录发展而来的阅读推广手段。现在的书评已经发展成为一门独立的学问。图书馆虽然将书评作为阅读推广的手段,运用于图书馆的读者服务工作中。但因为现代意义上的书评多被出版发行系统绑架,主要用于新书推广,图书馆虽然可以利用,但因为图书馆的新书推出滞后于出版发行机构并且藏书数量有限,图书馆只需要将图书客观地呈现给读者,因而图书馆利用书评组织阅读推广并不常见。图书馆需要比出版界更加公正、不偏不倚的图书评论,不仅需要对图书优点的赞赏,更需要对图书不足的批评。
    特色馆藏是综合运用目录、文摘、索引、综述、述评等传统书籍研究和现代知识挖掘技术建立起来的,图书馆经过长时间建设积累而形成的在某一方面具有一定规模的、结构比较完整的文献资源和实物资源优势,或者是提供有别于其他图书馆的特色服务。特色馆藏是图书馆面对海量文献资源和经费紧缺之间矛盾的适应性选择,它避免了图书馆之间同质化资源浪费,是实现信息资源共享的基础。它需要对文献内容进行关注、选择,进而对文献作出取舍,是图书馆面向读者提供的特色服务的文献基础,是一种综合的文献揭示方式。
    图书馆作为国家保证公民阅读自由而建立的保障机构之一,在实行免费服务的时候,应多针对阅读困难人群,即低幼儿童、老年人、残障人士、经济困难人群以及因其他原因获得文献困难人群,这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公民的阅读权。
    但图书馆没有权力去帮助公众判断什么是“好书”,没有权力要求公众必须接受自己的阅读推广活动,但是这不能说明图书馆没有文献研究的必要。文献发展至今,在不借助系统研究的情况下,没有任何一个读者可以做到真正的自由选择,即使在图书馆的帮助下,也不可能保证可以实现读者的自由选择,图书馆只能尽力而为。公民的阅读自由与图书馆的阅读推广并不冲突,图书馆的阅读推广是为了实现公民的选择自由,保障公民的阅读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