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询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最新动态

拜上帝会:我一开始不是个革命组织

拜上帝会是一个宗教结社,后来成为近代初期在中国内地掀起的大规模民众造反,即太平天国运动(1851~1864)的母体。众所周知,拜上帝教这个新宗教的创始人是洪秀全(1814~1864),其创立的过程人们也都知道。洪秀全出生于广州近郊花县大乡官禄村的一个客家农民家庭,是这个家庭的第三个儿子。他肩负着村民的期待,参加科举考试。1837年第三次落榜后,因倍感挫折,高烧大病一场。在病中,他梦见自己由天使带领上天,受到上天的主宰者一个高贵的白发老人的召见,授予他惩罚下界的堕落,拯救众人的使命。后来在他第四次科举考试落榜后不久,他读到了一个叫梁发的中国第三个基督教新教徒传教士所写的《劝世良言》。在此书中,他确信找到了自己梦中出现的老人,这个老人就是创造天地万物的上帝,自己是受了上帝的使命下凡拯救世界。


8.16拜上帝会1


在中国自古以来,所谓的上帝是天上的最高神(不是唯一的神),几乎等同于天。他认为上帝与西欧唯一的神“天父”耶和华是等同的,把中国的所有的其他神佛都看成是对唯一神信仰的阻碍,把这些神佛都看成是使人堕落的偶像、妖魔,一概否定。自己正是奉有神圣的使命,扫荡这些妖魔鬼怪。


8.16拜上帝会小标

冯云山:谦让的创始人

有关拜上帝教的创立,没有在传教初期阶段成立拜上帝会的结社情况的记录。以地上的造反为目的,进行秘密组织活动的传教迹象也没有。其结社、活动的中心地区是现在的广西壮族自治区(当时的广西省)浔州府桂平县紫荆山一带。伦敦传教会的传教士韩山文(Hamberg)详细记录了从拜上帝教的创始到举兵的这段历史,叙述如下:冯云山(洪秀全的朋友,最早的改宗者,花县禾落村客家小地主出身的读书人)留在紫荆山一带,逾数年,热心传教,成绩极大,至多人信教,甚至有全家全族来领受洗礼者。此等新教徒即自立一会结集礼拜,远近驰名,而成为“拜上帝会”。

有关拜上帝会创立的正确年代没有记述。但冯云山在传教途中,1844年夏季在广西贵县与洪秀全分手,只身进入桂平县,后来来到许多客家移民居住的紫荆山区。据韩山文的记录,他1846年住在地主曾玉珍家,得到了曾全家人的信赖,一家人都改了宗。他们一起到处传教,发展了不少信徒。根据韩山文的记述,可以推定拜上帝会的创立者是冯云山,创立时间在1846~1847年间。在此期间,洪秀全正在村里边做私塾教师、边专心于编写《原道救世歌》《原道醒世训》等传教文书。1847年初的两个月间,洪秀全在广州浸礼会传道士美国人罗孝全引导下,第一次读到了《新约·旧约全书》的全文。他本想在这个教会接受洗礼,有个中国人在罗孝全面前诽谤洪秀全是为了金钱入会。这大大刺伤了他生来就很强的自尊心,愤然离去了。后来他于1847年夏季前往广西,去找在贵县分手的冯云山。途中因遭遇强盗,被夺得身无分文,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最终在紫荆山与冯云山相见了。当时拜上帝会的成员已经发展到了两千名。


8.16拜上帝会2

罗孝全


冯云山一直告诉人们,洪秀全是拜上帝会的创始人,他的梦是证明拜上帝教正确的依据。为了向人们表示洪秀全作为教主的权威和上帝的威力,在洪秀全到达后不久,立刻开始打倒诸神的行动,即砸毁偶像运动。特别是在1847年10月28日,洪秀全用红布缠头,同冯云山一起率领当地的三个热心的教徒,砸毁了位于紫荆山西部的象州甘王庙的神像。这使当地的父老乡绅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据传说,甘王名字叫佃,是象州出身的有钱人,因常施舍于民,死后被封为神而受到祭祀。他有个叔父叫甘陆,是个武将,从前讨伐南汉(五代十国之一)有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人们把这两个人混同起来,敬为甘王。据说甘王在广西,特别在浔州府一带,是受到广泛祭祀的神,是祭祀活动中最盛大的。

破坏甘王庙为开端,紫荆山地区的乡绅、父老告发上帝会,冯云山遭到逮捕,当地的一个信徒死于狱中。自这个事件之后,上帝会开始发生变质,带有浓厚的政治色彩了。


8.16拜上帝会小标

从前本色

18世纪初到19世纪中叶,中国人口急剧增加,其程度在世界史上是很少有的。因耕地不足而处于饥饿的华中,华南东部、中部的许多农民和山东农民移住到台湾、广西、四川、贵州和满洲(后来的东三省、东北)。

上帝会得到发展的广西可以说是个移民社会的地区。1724年清朝统计的人口只有20.27万余人,而到了1851年则激增到782.3万多人。本来这一地区壮族占多数,再加上居住在山区的瑶族等,是少数民族居多的地区。比较早期从广东来的、说广东语系的汉族移住这里,到了清代,福建南部、江西、湖南的汉族,还有很多原籍广东东北部的梅县的客家人也移住至此。尽管人口激增,但广西是多山地区,耕地面积并没有增加。1753年为895万余亩的耕地,到了1851年不过是896万亩,人均耕地面积从2.15亩减少到1.14亩,几乎减少了一半。在上帝会发展的桂平县,好的土地都被先住民有势力的地主占据,移民们为了得到耕地使用权,不得不相互竞争,忍受交很高的租金,把收获的一半以上作为佃米上缴的苛刻条件。


8.16拜上帝会3


在上帝会形成的时代里,土著先住民集团和后来住进来的移民之间,围绕耕地的争斗、结婚、用水等问题的“土客斗殴”不断,特别是与客家集团间的武力争斗不断发生。客家虽然属于汉族,但由于一直保持着独自的客家话和女人不缠足的独特风俗习惯,当地的读书人都把客家人称呼为用偏旁为犬的“人”,显然是含有轻蔑歧视的意识。洪秀全的家乡是从梅县较早移民到花县的客家人建立的只有客家人的村庄。同这样的村庄相比,当地客家人很多都分散居住在田地里和山里,左右没有邻居。客家人从事水田耕作非常熟练,再加上女人也勤奋劳作,所以收获多,地主都愿意雇用他们,这也是与原住民间发生感情对立的原因。在经常发生的争斗中,客家人之间虽义气深厚,勇敢斗争,但终归免不了处于劣势。原住民集团以共同的神和地缘神(社稷)的祭祀为核心,集结在一起,客家被排除在外。客家人除了客家的义气之外,没有集结的轴心,换句话说客家是被当地已有的神所抛弃的群体。

于是上帝出现了,上帝说那些神都是假神、是妖魔鬼怪。所有的人都是上帝创造、上帝养育的,都是兄弟姐妹。因为姓和出生地、国家不同,就相互憎恨、相互屠杀,这是受了妖魔的欺骗。上帝把客家人从被排挤的现状里解救出来,客家人找到了克服群体对立的有力的集结核心。

上帝会的成员大多数是客家的农民,也有因为是客家的新兴地主,所以受到先住民乡绅的歧视、压迫的人,还有不是客家人,但被统治体制排挤出来的各种各样的人,这些人集结了起来。而且冯云山在传教过程中,在洪秀全初期写下的传教文里,加进了以前很少提及的民俗要素,即实现日常的现世利益的内容,这也是在当地能够得到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


8.16拜上帝会4


上帝会没有明确的会规,也没有像天地会那样的暗号和黑话及歃血等入会仪式,但有全体会员要遵守的戒律、仪礼。只要遵守戒律和仪礼,不分男女老幼、地区、种族都可以成为会员。在这一点上,它没有秘密结社所特有的那种封锁性,而是具有开放性的。

上帝会的基本戒律和仪礼都写在《天条书》上。《天条书》的最初版本出在太平天国壬子二年(1852年),其基本内容推定是洪秀全在罗孝全的指导下初次读到摩西的十戒全文,到广西后,看到冯云山传教情况,和冯一起商定的。从《天条书》上看,加入上帝会时,要朝天跪下,请求上帝宽恕自己的罪。还要念祈祷文,祈祷后,用脸盆的水净身,或在河里洗身,这是洗礼的仪式。以后早晚祈求上帝保佑,吃饭时要感谢上帝,每到第七天要赞美上帝的恩德。还有只崇拜上帝,绝对不准拜任何邪神,孝敬父母,不得杀伤人,不得行不义、不得犯淫乱之罪,不得偷盗、抢夺,不得说谎话、假话,不得贪图他人物品等10条“天条”戒律。

根据《天条书》记录的祈祷文,主要的祈祷内容是死后受“上帝的恩惠,在天上永远享福”“有上帝的恩惠,才能有食物和衣服,才能免除灾难”“靠上帝的恩惠和保佑,可以快速除病,恢复健康”。这是中国的以道教为首,任何宗教都有的共同内容,上帝教如果没有这样的内容,就不可能被人们接受。在10条的“天条”解说中,也以民众的日常生活为根据,如第七条的“不好奸邪淫乱”中有“丢邪眼、起邪心向人,及吹洋烟(鸦片),唱邪歌,皆是犯天条”;第十条“不贪婪”中,欲占有他人漂亮的妻子和女儿,赌博、抽签占卜,对科举中榜打赌等都是违犯天条。

另外,作为祈祷仪式规定的“供奉上帝家畜、菜肴、茶、饭”,也和基督教完全不同,而接近于传统的民间宗教。

上帝教在初期强烈受到《劝世良言》的影响,比较接近基督教,后来除了始终贯彻信仰唯一的神,否定偶像崇拜这一点之外,其他均转变,成为具有浓厚的民俗性、独自的宗教。因此被广西的主要是客家的农民所接受。


8.16拜上帝会5


对于洪秀全等人发起的破坏偶像运动,当地的乡绅向地方政府告发“他们是通过拜上帝的妖书,召集民众蹂躏社稷神明(土地神和谷神甚至是传统的共同体、社会本身),用西洋的《旧约全书》不遵守清朝的法律”“表面上是宗教活动,实际上是企图谋反”“他们要首先攻击诸神,然后攻击人,最后要达到夺取王位,夺取国家的目的”。对此,1848年1月被逮捕的冯云山反驳说《尚书》和《诗经》都写着崇敬上帝。浔州府的知府也判定捣毁神像有扰乱秩序罪行,没有谋反的迹象,作为处罚只把冯云山发配到原籍。

这个时期的上帝会并没有迈向地上的“革命”的第一步,他们的运动仅仅是停留在宗教运动的范围内。但受到最初的镇压后不久,上帝会通过内部发生的事件,发展成了一个政治性的“革命”结社或称“秘密结社”。


8.16拜上帝会小标

咒术的“进化”作用

冯云山被逮捕后,洪秀全为了营救他,前往广州。当时的两广总督曾上奏皇帝,允许基督教传教,洪秀全想请求总督释放冯云山。冯云山在被流放原籍的途中,说服押送他的差役改宗,回到了紫荆山后,听到这个消息前往广州去寻找洪秀全。

据韩山文记载,两个人都不在期间,上帝会内部发生了纠纷,出现了分裂兆头。会员中不断出现跪地向天祈祷时,人事不省倒在地上,称神附体,骂人、训诫,预言未来的人。咒术师陷入恍惚状态,称神附体预言,下指示等在华南一般称为降僮,是蔓延华南一带的巫术民俗。特别在广西一带,人们对此深信不疑,非常普遍。洪秀全在去广西以前编写的初期的传教文书《原道救世歌》中作为“第五个不正”的“巫觋”(召神或死者的魂,传达他们的意思),说明巫师和魔术师都是“世代贫穷”,强调其无效性。梁发的《劝世良言》也有同样的记述,洪的文书由此而来。

最晚在1848年9月或10月回到紫荆山的洪秀全接受了神附体和神谕。不是接受所有的神附体、神谕。同年4月,在山内客家的青年贫农杨秀清身上,发生了上帝附体和神谕。洪秀全对“上帝真言”“天父下凡”接受从命。同年9月或10月另一个山里的青年农民萧朝贵耶稣附体,洪秀全把它作为“天兄下凡”接受、从命。

杨秀清附体的上帝说了些什么具体不详,因为记录这个情况的《天父圣旨》卷一散失了。杨秀清在后来为了教育新入会的人,让军师写成的《天情道理书》中有如下的记载:戊申岁(1848年)三月,天父大开天恩,亲身下凡,出头作主,托东王金口,教导兄弟姐妹,乃天下万部人民,此乃天父义怒,固已差天王降生为天下万部真主,救世人之陷溺。世人尚不知敬拜天父,并不知真主所在,仍然叛逆天父,理宜大降瘟疫,病死天下之人。而天父又大发仁慈,不忍凡间人民尽遭病死,故特差东王下凡,代世人赎之。东王赎病之时,寝不安枕,食不甘味,不辞劳瘁,艰苦备尝,甚至口哑耳聋,以一己之身,赎众人之病,以一身之苦,代世人之命,总欲救得天下万部人民永远得生。

促使上帝附体的“世人沉溺”具体意味着什么,详细情况不明。可以推想由于各种固有的神在上帝会的成员身上不断附体,从而有否定上帝、削弱教主洪秀全的权威的危险性。对此杨秀清反过来利用附体,称自己上帝附体,以这个名义,强调洪秀全才是“天下万国真主”,即上帝——由上天授命的真主。


8.16拜上帝会6


萧朝贵的“天兄下凡”内容记录在《天兄圣旨》卷一、二、三里。其中从最初的1848年9月或10月的下凡到举兵前后的主要内容:其一,向洪秀全和会员们反复强调洪秀全是上帝的长子基督之后的次子,他才是天下万国真正的统治者,洪秀全恭恭敬敬地接受了。其二,冯云山、杨秀清、韦昌辉(桂平县金田村客家的地主,后成为北王)也都是上帝的儿子,是洪秀全的弟弟,肩负着辅佐洪秀全建立太平之世的使命。称萧朝贵的妻子黄宣娇是上帝第六个女儿。这是在杨秀清与她通奸被上帝会成员发现时,让天父下凡说“宣娇我第六女,秀清之胞妹,可易姓杨。我命秀清卧,为天下兄弟赎病也。命宣娇卧,为天下姊妹赎病也。胞兄妹同卧何害?众勿疑”。可以看出杨秀清的厉害和他利用“天父下凡”的意图。在高度评价太平天国是中国革命的先驱时期中,有误传黄宣娇是洪秀全的妹妹,是太平天国的女英雄。其三,当时会员常常有上帝之外的神附体,使会员产生混乱的现象时有发生,为了揭发、惩罚,天父、天兄频繁下凡。其四,由于非会员(主要以地方有力人士为中心组织起来的称作团练的武装自警团)对上帝会会员的压制加强,因此研究如何反抗的对策,特别是紧密地相互支援,指示为不暴露举兵准备,行动要随机应变、要慎重。到了1850年用“天父天兄的事业”和“太平之事决定了”的语言表达,为举兵和建设新王朝作具体准备的指示增多了。

这些指示都是向洪、冯、杨、萧及其他会员下达的,由他们动员各自手下的“兄弟姐妹”即上帝会员的形式来进行准备工作。“天兄下凡”(大概天父下凡时也一样)时,天兄往往让在场的人纷纷“升天”“让灵魂升入天堂”后发出指示和命令。所谓“升天”是用一种催眠术催眠,然后用灯火照醒,问话,就是赋予“天父”“天兄”下凡的真实感。


8.16拜上帝会7


通过杨秀清和萧朝贵这两个青年贫农的提议,用“天父”“天兄”附体咒术,上帝会变质成以“革命”为目标的宗教性政治上的结社。正是由于洪秀全的上帝教本身,原本具有从根本上批判现状的要素,所以形成了变质的基础。本来在中国接受上天之命,即君主之命是上天给予的。对于接受上帝教的人们来说,不可能认为洪秀全的使命只限定在宗教改革。

加上当时在这一带,饥馑、瘟疫、自然灾害、强盗、土匪肆虐猖獗和统治权力的麻痹等,处于世界末日的社会状态,像杨秀清和萧朝贵这样有野心的青年在上帝教中,根本否定世界末日,呼吁创造人与人都是兄弟姐妹的地上天国,洪秀全和冯云山接受了他们的思想,从宗教改革者飞跃成为地上的“革命者”“天下真主”,即新王朝的创立者。

从1950年秋到第二年年初,参加拜上帝会举兵的男女老幼共达1万~2万人。举兵之后,拜上帝会由一般的军事组织取代,会本身不存在了。太平天国失败后,拜上帝会没有再重建,这点与天地会和白莲教结社不同,是只有一次性的短命的结社。关于举兵当初的团结与士气,清朝的钦差(全权)大臣赛尚阿把上帝会与同时代的其他各造反团体进行比较,作了如下说明:此股会匪与他游匪迥不相同,死党累千盈万,固结甚坚。不惟设谋用间,解散未从,即叠经擒斩芟薙之余,而所过地方,向有愚民陆续煽聚。一经入会从逆,辄皆暋不畏死。所有军前临阵生擒及地方拿获奸细,加以刑拷,毫不知所惊惧及哀求免死情状,奉其天父天兄邪说,至死不移。


分割线


1837年名落孙山,洪秀全发病高烧,在病床呻吟40天中,出现异常“幻梦”,然而后来1843年读了《劝世良言》,理解了“幻梦”的启示,创立拜上帝教后,到1846年为止,他写的一系列的传教文书《百正歌》《原道救世歌》《原道醒世训》等完全没有与地上“革命”相连的意思。在他的实际行动上“不拜偶像、只拜唯一的神天父上帝”,不杀人、偷盗、赌博、吸鸦片、嗜酒、节制淫欲、不靠咒术等只是宗教性道德说教,看不出有地上“革命”志向的痕迹。

以上史料记载的这些“幻梦”的内容,给人的印象是上帝会后来变成地上“革命”以后,为了把“革命”正当化,作为“神话”进行润色的内容。近年发现的I.J.Roberts(以下称罗孝全)的史料可以证明这一点。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所长王庆成的论文《洪秀全与罗孝全的早期关系》不容置疑地指明了这一点。以前流传的洪秀全的“幻梦”的记录,都是在附体传言之后,对“梦”进行的润色。






推 · 荐 · 阅 · 读


太平天国运动与现代中国

太平天国运动与现代中国

[日]小岛晋治 著

徐曼 译

2017年6月

本书由作者于20世纪80年代以后发表的有关太平天国运动的12篇论著组成,内容包括太平天国与现代中国,太平天国的母体——拜上帝教,拜上帝会与客家人的关系——一个试论,太平天国的举兵经过与年代,初期太平天国10名战士的供述书,太平天国运动的特质,18世纪末至19世纪中叶的民间宗教,民众运动的思想,平均主义的历史性及其社会基础,太平天国对外观念的变化,呤唎之墓,关于鲁迅的《阿长与〈山海经〉》,三次参加太平天国讨论会。它山之石可以攻玉,该书对于清朝晚期历史尤其是太平天国史的研究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标签: 历史
上一篇: 一枕新凉一扇风 | 社科文献8月书讯
下一篇: 陛下,臣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 唐代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