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询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中心 > 财经管理

报告精读 | 长江经济带产业蓝皮书:长江经济带产业发展报告(2017)

2017年11月26日,由《长江经济带产业蓝皮书》编委会、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主办的《长江经济带产业蓝皮书:长江经济带产业发展报告(2017)》新书发布会在武汉成功举办。


长江通道是我国国土空间开发最重要的东西轴线,在我国区域发展总体格局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是党中央、国务院主动适应把握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科学谋划中国经济新棋局,作出的既利于当前又惠长远的重大决策举措。“长江经济带发展”和“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并称为新时期“三大国家战略”。党的十九大报告(2017)强调“以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为导向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2016年颁布实施的《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明确了长江经济带发展的“四带”战略定位(生态文明建设的先行示范带、引领全国转型发展的创新驱动带、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内河经济带、东中西互动合作的协调发展带),提出了长江经济带发展的六大战略重点任务(保护长江生态环境、构建综合立体交通走廊、创新驱动产业转型升级、推进新型城镇化、构建全方位开放新格局、创新区域协调发展体制机制)。提升长江经济带产业发展质量、效益和效率,是推动长江经济带建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内河经济带的重要支撑,也是长江经济带建设生态文明建设的先行示范带的内在要求。


由武汉大学区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吴传清教授组织编撰的《长江经济带产业发展报告(2017)》是长江经济带产业蓝皮书系列的第一部报告。这部报告以长江经济带产业发展为研究对象,分为总报告、分报告、专题报告、附录四大部分,共收录10份报告。
总报告篇收录长江经济带产业竞争力评价研究报告。报告研究内容显示,长江经济带工业、服务业、农业竞争力普遍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但地区差异显著;技术进步有利于提升长江经济带产业竞争力水平;长江经济带产业发展的空间协同和产业协同效应有待提高。
分报告篇共收录五份研究报告,涉及长江经济带高技术制造业、装备制造业、高耗能产业、服务业、农业发展研究。报告内容表明:长江经济带高技术制造业发展平均水平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中上游地区发展水平始终落后于下游地区,创新效率整体平均水平不断上升,呈现不均衡—均衡—不均衡的空间分异特征;长江经济带装备制造业产业相邻相似状况得到改善,呈现出明显地区差异,空间溢出效应明显;长江经济带高耗能产业集聚水平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上中下游地区集聚水平存在明显差异;资源禀赋、基础设施、人力资源对高耗能产业动态集聚水平具有正向影响,环境规制、财政政策对高耗能产业动态集聚水平具有负向影响;长江经济带服务业整体呈良好发展态势,大部分沿线省市发展潜力巨大,且长江经济带服务业全要素生产率由技术效率推动向技术进步推动转变;长江经济带是我国重要的农业主产区,近年来长江经济带农业经济状况和生产状况均呈良好发展态势,绿色全要素生产率持续改善,地区差异较大。


专题报告篇共收录四份研究报告,涉及长江经济带工业绿色发展、工业转移与承接、特大城市工业发展、省域文化产业发展案例研究。报告主要研究结论有:长江经济带工业绿色发展效率呈现出“凸型”分布,工业绿色发展水平呈现出严格的梯度递减分布,技术创新、人力资本、能源结构、产业结构、对外开放是长江经济带工业绿色发展效率的主要影响因素;长江经济带沿线11省市产业转移方向基本符合产业梯度转移理论,各省市承接产业转移的综合能力和分模块能力差异显著,2011 ~ 2015年长江经济带11省市产业转移承接能力普遍增强,不均衡状况有所改善;长江经济带特大城市工业发展水平存在显著差异,工业创新效率与工业发展水平所处阶段息息相关,大致呈“N”型梯度分布。省域文化产业发展中,湖北省文化制造业属于中间投入率大、中间需求率小的最终需求型产业,具有“高影响力、低感应度”特征;文化服务业属于中间投入率、中间需求率均较小的最终需求型基础产业,呈现“低影响力、低感应度”特征、呈现出显著的消费性特点。


附录部分收录自2013年新时期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确立以来关于长江经济带三次产业发展的近三年基础数据(2013 ~ 2015年)以及吴传清教授团队近五年(2013 ~ 2017年)所取得的关于长江经济带发展的系列研究成果。

微信图片_20171128132508

长江经济带装备制造业的产业相邻相似状况得到改善
装备制造业是长江经济带工业经济体系中的重要优势产业,发展高端装备制造业是推动长江经济带工业迈向中高端的重要引擎。采用因子分析法、空间基尼系数、全局Moran’s I等实证分析工具,评估长江经济带装备制造业发展水平与空间集聚程度。结果显示:2015年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湖北五省市处于装备制造业发展水平第一梯队,江西、湖南、重庆、四川四省市装备制造业发展势头强劲,贵州、云南两省装备制造业发展水平相对滞后;2011 ~ 2015年Moran’s I值呈现递减趋势,长江经济带装备制造业的产业相邻相似状况得到改善。



促进长江经济带建成先进装备制造业中心,必须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坚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理念,在巩固原有装备制造业基地、现代装备制造和高技术产业基地的基础上,推进长江经济带装备制造业“五化”(高端化、智能化、集聚化、绿色化、服务化)融合发展。



一是找准创新驱动发展突破口。一方面,积极推进长江经济带传统优势装备制造业走向中高端。在重点行业、高端产品、关键环节促进技术进步与应用,优化配置技术与产品资源,引导传统优势装备制造业向价值链高端爬升。另一方面,积极打造长江经济带战略性新兴产业高地。重点推进高端装备制造业,强化提升光电子通讯装备、集成电路、卫星导航、新能源汽车等产业,推进人工智能、3D打印等前沿领域创新应用。积极开展装备制造业基础前沿、关键共性技术和战略高技术研发,增强基础创新能力,围绕先进轨道交通装备、航空航天装备、农业机械装备、新能源汽车等行业建设一批在具有全国乃至全球影响力的装备制造业创新中心。


二是推动工业化与信息化深度融合。促进长江经济带装备制造业全面实施智能制造工程,围绕装备制造业领域关键环节,主攻智能制造装备和智能产品并实现产业化生产。深化互联网在制造领域的应用,实施“互联网+”智能制造和人工智能行动,着力在先进装备制造、智能感知元器件、工业云平台、新型人机交互等装备制造业核心领域取得突破。


三是优化资源要素配置,打造绿色化装备制造业体系。依托长江经济带装备制造业基础优势,建设一批新型工业化示范基地、装备制造业集成创新示范点,整合资源要素,以产业链为纽带,引导产业、企业、要素合理布局。特别是围绕机器人、激光、增材制造、先进轨道交通装备、新能源汽车、航空航天等重点领域,大力培育龙头企业,引导相关企业和机构集聚,培育发展先进装备制造业集群,将长江经济带建设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先进装备制造业走廊。依托长江经济带装备制造业优势,积极发展再制造业,实施高端再制造、智能再制造、在役再制造,促进企业、园区、行业间制造产业链绿色共生,打造绿色制造全产业链。科学规划建设一批装备制造业园区,按照产品生命周期绿色管理理念,鼓励企业建设绿色工厂,打造完整的绿色装备制造生产和供应链条。

长江经济带上中下游地区高耗能产业集聚水平存在明显差异
高耗能产业主要指对矿产资源进行初加工,在高温焙烧或冶炼过程中大量消耗能源,并伴有大量工业废弃物和污染物产生,具有“三高”(高能耗、高产能、高排放)特征的产业。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年度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明确将六大行业(石油加工、炼焦和核燃料加工业,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统称为“高耗能行业”。


从高耗能产业静态集聚水平来看,长江经济带高耗能产业静态集聚水平处于低度集聚状态,长江经济带上游地区高耗能产业静态集聚水平高于长江经济带中下游地区高耗能产业集聚水平。



从高耗能产业动态集聚水平来看,长江经济带高耗能产业动态集聚水平平均值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且长江经济带高耗能产业动态集聚水平平均值变化趋于平稳;从高耗能产业动态集聚水平排名来看,上海市、贵州省高耗能产业动态集聚水平全国排名相对靠后,安徽省、江西省高耗能产业动态集聚水平全国排名靠前,上海市、湖北省、贵州省高耗能产业动态集聚水平内部排名相对靠后,安徽省、江西省高耗能产业动态集聚水平内部排名靠前;从长江经济带高耗能产业动态集聚水平地区差异来看,2002年以来11省市高耗能产业动态集聚水平地区差异较为稳定但呈现出下降的趋势,高耗能产业动态集聚水平靠后的省市存在“追赶”效应,但长江经济带沿线11省市高耗能产业动态集聚度整体水平呈现出下降的趋势。


从影响因素来看,资源禀赋、基础设施、人力资源对高耗能产业动态集聚水平具有正向促进作用;环境规制、财政政策则与高耗能产业动态集聚水平具有负向抑制作用。从空间溢出效应来看,资源禀赋、基础设施、人力资本对于高耗能产业集聚水平有正向溢出效应;高耗能产业动态集聚水平、环境规制、财政政策对于高耗能产业集聚水平表现出负向溢出效应。


为进一步促进高耗能产业绿色转型发展,合理高耗能产业空间布局,应从以下方面发力:

(1)改进高耗能产业生产技术,加强高耗能产业技术创新,改进生产工艺,提高资源重复利用率,严格把控污染治理,降低高耗能产业生产过程中的污染排放。

(2)立足长江经济带沿线11省市主体功能区规划,根据长江经济带“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总体战略布局要求,科学规划高耗能产业空间布局,做好高耗能产业转移和承接。

(3)合理规划长江经济带资源能源的开发利用,提高资源综合利用率,保护生态环境,加强高耗能产业生产过程中的污染物治理和矿区植被恢复,切实加强高耗能产业绿色生产。

(4)科学制定高耗能产业准入门槛,坚决关停污染超标的高耗能企业,严格把控高耗能产业的承接转入,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中西部地区承接产业转移的指导意见》,支持加快优化长江经济带沿线中上游省市开展高耗能产业空间布局;综合运用土地、信贷、税收等政策机制,严格控制新建高耗能、高污染产业的进入和投资;建立健全新上高耗能产业项目与各省市节能减排指标任务完成进度的挂钩和联合考察机制。

(5)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提高高耗能产业发展配套服务能力,尤其加强中上游地区高耗能产业发展基础设施建设,降低高耗能产业生产成本,为承接高耗能产业转移和本土高耗能产业转型升级提供基础。

(6)建立健全高耗能产业税收调控机制,通过提高资源税、调整出口退税、加工贸易禁止类目录等措施,实现对高耗能、高污染产品出口的控制管理,抑制高耗能产业过快增长,达到淘汰落后产能的调控目标。

(7)加强地区人力资源培养和积累,助力各地区高耗能产业科技创新和新能源技术,政府应同时大力支持高耗能企业研发投入,促进高耗能产业绿色转型发展,调整高耗能产业“高投入、高污染”生产模式,提高资源综合利用率、降低污染物排放总量、增加污染治理投资,实现高耗能产业“资源节约”、“环境友好”式的发展。

(8)完善政绩考评体系,实行环境污染责任追究,稳步推进生态环保指标与地方政府官员政绩考核相结合的绿色考评机制,同时逐步提高地方政府政绩考核中环境保护、污染治理、生态发展相关指标的比重。

创新发展、协调发展、开放发展是长江经济带服务业发展的基本方向
长江经济带服务业整体发展稳健,地区发展不平衡。2011 ~ 2015年从整体情况来看,长江经济带发展规模和利用外资规模呈上升趋势,投资水平发展稳定;沿线11省市在规模、投资、利用外资上均有不同程度的上升趋势,下游地区在规模水平、区位熵等方面优于其他地区,地区差距较为明显。在服务业重点行业中,以上海市为首的下游地区省份的优势相对显著。2011 ~ 2015年长江经济带金融业、房地产业、批发和零售业等重点行业均呈逐年上升趋势,下游地区特别是上海市在金融业、批发和零售业、房地产业等行业居于主导地位,远高于中上游地区江西、安徽、贵州等省份。长江经济带服务业发展应从以下三个方面重点发力。

坚持创新发展理念,优化发展生产性服务业。一方面,构建开放型创新网络,以上海为中心,重点打造苏南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杭州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合芜蚌自主创新综合试验区,建立中小企业公共服务创新平台网络;另一方面,依托优势创新链培育金融保险业、现代物流业、文体旅产业等新兴服务业,加强个性服务、增值内容、解决方案三大商业模式创新,提升生产性服务业的技术扩散、成果转化、科技评估和检测认证四大专业服务,促进生产性服务业与制造业市场需求相对接。

坚持协调发展理念,促进服务业合作发展、融合发展。一方面,推进服务业与农业、服务业与制造业、服务业内部融合,重点发展农业与文体旅产业深度融合、生产制造与信息技术服务融合、智能终端与应用服务融合、数字产品与内容服务融合、生态旅游与文体教育产业融合,打造以生产性服务业与装备制造业为首的深度融合示范基地,建设“互联网+”协同制造云服务支撑平台,建立制造业物流服务体系和物流信息互联共享体系;另一方面,协同促进服务业创新链与产业链深度融合,重点发展互联网金融、跨境电子商务、供应链物流三大新兴业态,强化物联网、光通信、智能电网等主导产业链关键领域与生产性服务业协同发展,加大区域间协作力度,构建长江经济带合作发展联盟。

坚持开放发展理念,促进服务业集聚发展。一方面,提升对外开放水平,为扩大银行、保险、证券、养老四大服务业营造国际化环境,建立跨境电子商务贸易体制、信用信息共享机制和服务贸易促进体系,构建便捷畅通的国际开放通道和产业合作平台;另一方面,加强对内开放力度,以上海市、重庆市两大航运枢纽为中心,建立沿线港口合作机制、接续替代产业扶持机制,加强长江经济带上中下游地区在产业布局、物流、人流、信息流、资金流上的合作,为长江经济带服务业集聚发展创造优越条件。

长江经济带农业绿色全要素生产率持续增长,农业绿色发展动力强劲
2011 ~ 2015年长江经济带农业绿色全要素生产率整体呈上升趋势,年均增长率为2.41%。仅2011年长江经济带农业绿色全要素生产率变化指数小于1,农业绿色发展效率出现恶化,但2012 ~ 2015年农业绿色全要素变化指数均大于1,2015年农业绿色全要素生产率增速高达9.9%,长江经济带农业绿色发展效率持续改善。

长江经济带沿线11省份农业绿色全要素生产率的差异较大。从2011 ~ 2015年长江经济带沿线11省份农业绿色全要素生产率的变动情况来看,贵州、浙江、江西三省份农业绿色全要素生产率大幅增长,年均增长率分别高达13.20%、12.08%、3.93%;安徽、湖南、重庆三省份农业绿色全要素生产率快速增长,年均增长率分别为2.07%、1.84%、1.36%;四川、湖北、江苏三省份农业绿色全要素生产率有所上升,增长速度较慢,年均增长率分别为0.49%、0.69%、0.48%;上海市、云南省农工业绿色全要素生产率快速下降,年均增长率为-6.63%、-1.20%。

2011 ~ 2015年长江经济带沿线11省份年均农业绿色全要素生产率变化指数从高到低依次为:贵州省、浙江省、江苏省、云南省、江西省、重庆市、四川省、湖北省、湖南省、安徽省、上海市。从2011~ 2015年长江经济带沿线省份农业绿色全要素生产率变化指数排名的变动来看,沿线11省份农业绿色全要素生产率变化指数排名变动较大,其中,上海、江苏、湖北、重庆、四川、云南六省份农业绿色全要素生产率变化指数排名有所下降,而浙江、安徽、江西、湖南、贵州五省份农业绿色全要素生产率变化指数排名有所上升。

长江经济带上中下游地区农业绿色全要素生产率持续改善,但也呈现出一定的差异。2011 ~ 2015年长江经济带上中下游地区年均农业绿色全要素生产率变化指数分别为1.08、1.02、1.07,上游地区年均农业绿色全要素生产率变化指数最高,下游地区次之,中游地区最低,但上中下游地区年均农业绿色全要素生产率变化指数均大于1,农业绿色发展效率持续改善。从农业绿色全要素生产率的变动情况来看,长江经济带上游地区农业绿色全要素生产率年均增长率最大,为3.36%;中游地区农业绿色全要素生产率年均增长率最小,为1.63%。

长江经济带工业绿色发展水平与经济发展水平高度耦合,区际不平衡性严重
从长江经济带和非长江经济带地区比较而言,长江经济带工业绿色发展水平整体呈平稳较快增长态势,上升速度高于全国平均水平。长江经济带工业绿色发展取得显著成效,2011 ~ 2015年长江经济带工业绿色发展水平由2011年的0.428增长至2015年的0.472,增长10.19个百分点,而全国平均水平则由2011年的0.439缓慢上升至2015年的0.458,仅增长4.33个百分点。

从长江经济带上中下游地区比较而言,下游、中游、上游地区工业绿色发展水平呈现出严格的单调递减格局。下游地区是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的核心增长极,下游地区与中上游地区工业绿色发展水平差距呈扩散状态,但中下游地区工业绿色发展水平差距保持相对稳定状态。下游地区工业绿色发展水平由2011年的0.493平稳上升至2015年的0.548,增长11.16个百分点。中游地区工业绿色发展水平由2011年的0.423平缓上升至2015年的0.462,仅增长9.15个百分点。上游地区工业绿色发展水平由2011年的0.390上升至2015年的0.431,增长10.51个百分点。中上游工业绿色发展水平增速、绝对水平均不及下游地区。

从全国30个省份比较而言,长江经济带沿线11省市工业绿色发展水平变动趋势优于全国其他省市,工业绿色发展势头总体较好,所有省市工业绿色发展水平和相对排名均有所上升,但受制于工业增长质量所限,大多数省份绿色发展水平增长有限,但工业绿色发展势头良好。上海工业绿色发展水平排名稳定居于全国第三位,而云南、贵州、江西等欠发达省份则持续徘徊在全国较后水平,长期处于前二十名之外。

从长江经济带沿线11省市比较而言,所有省市工业绿色发展水平均呈现出良性增长态势,省际差异明显,但相对差距有缩小趋势,11个省份之间工业绿色发展水平排名变动微小。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稳居前三位;四川省、江西省、云南省、贵州省长期位于后四位。湖南省高端装备产业发展迅猛,工业绿色发展速度相对较快,工业绿色发展水平稳定在长江经济带十一省份第四位。



标签: 长江经济带
上一篇: 报告精读 | 互联网医疗蓝皮书:中国互联网健康医疗发...
下一篇: 报告精读 | 吉林省城市竞争力蓝皮书:吉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