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询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最新动态

谁是殖民者之王:刚果断手、人口减半与比利时橡胶林

1865年,利奥波德二世继承了比利时的皇位。在即位后,利奥波德二世对刚果进行了残酷的殖民统治。属于利奥波德国王一个人的刚果自由邦正式存在了23年,然而其在位期间的大规模杀戮由于当局的刻意掩盖,历史资料缺失,在近代史中逐渐模糊,被世界所遗忘。


本文摘自《利奥波德国王的鬼魂:贪婪、恐惧、英雄主义与比利时的非洲殖民地》第十五章《死亡人数推算》,[美]亚当·霍赫希尔德(Adam Hochschild)著,扈喜林译,社科文献出版社·甲骨文2018年1月出版。


利奥波德国王的鬼魂:贪婪、恐惧、英雄主义与比利时的非洲殖民地(978-7-5201-1030-3)w

(点击封面可跳转购买链接)

《利奥波德国王的鬼魂:贪婪、恐惧、英雄主义与比利时的非洲殖民地》

[美]亚当·霍赫希尔德(Adam Hochschild)著,扈喜林译

社科文献出版社·甲骨文2018年1月出版


随着有关中部非洲大屠杀的报告引起了欧洲各国的注意,报纸和杂志开始刊登被烧毁的村庄、被砍掉手的尸体的照片,传教士证人开始叙说整个刚果地区人口剧减的情况。今天,我们看到这些文字或照片时,不禁会想到这样一个问题:利奥波德统治下的刚果到底有多少人被杀害?这里,我们不妨来探讨一下这个问题的答案。


从1885年开始,属于利奥波德国王一个人的刚果自由邦正式存在了23年,但是,在这一阶段之初,很多刚果人已经因为非自然因素处于奄奄一息的状态。导致刚果最严重流血事件的橡胶热虽然开始于利奥波德统治之下的19世纪90年代中期,但在独裁政权结束之后又延续了好几年。


利奥波德二世

利奥波德二世


另外,虽然刚果的杀戮事件已经达到大屠杀规模,但严格地说,它不属于种族灭绝式的屠杀。刚果政府没有蓄意从地球表面抹掉某个民族。相反,和那些在他们之前掠夺非洲达数个世纪的奴隶贩子一样,利奥波德的人在寻找和使用劳工过程中造成了数百万人的死亡。当然,没有政府官员会保存那些他们认为是如同非洲人生命一般无关紧要的事情的统计数字。因此,今天要估算当年的受害者数量,需要做大量的历史调查工作。


对于这种规模的人口下降,死亡总数往往是四个密切相关的因素中一个或多个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这四个因素是:(1)杀戮;(2)饥饿、疲惫、日晒雨淋;(3)疾病;(4)出生率的直线下降。


(1)杀戮


虽然直接的杀戮不是利奥波德治下的刚果人口剧减的主要原因,但杀戮方面的记录是最确切的。如果一个村子或地区没有交够规定的橡胶配额,或对抗橡胶收集制度,公安军或橡胶公司的“哨兵”往往会杀掉在这个村子里能够找到的所有人。


1896年,德国报纸《科隆日报》发表了一则来自“一位德高望重的比利时人”的消息:仅仅一天之内,就有1308个被砍下的人手被交到臭名昭著的地区长官利昂·费夫兹那里。这家报纸两次提起这件事,而刚果政府没有出面质疑。有关那天事情的其他几份报道,包括来自新教传教士和天主教传教士的消息,指出的被砍下的手的数字更高。在后来的某个场合,费夫兹承认,从尸体上砍下手的做法确实存在,他只是断然否认曾经下令砍掉活人的手。


遭鞭刑的刚果黑人奴工

遭鞭刑的刚果黑人奴工


公安军军官刘易斯·勒克莱克(Louis Leclercq)的日记上赫然记着:“1895年6月21日……到达亚姆比斯(Yambisi)。村民都跑光了……我们派几股士兵去周围搜索;几个钟头后,他们带回11颗人头,抓回来9个人。晚上乘坐独木舟搜索的人也带回来几颗人头。1895年6月22日:早上,他们给我们抓回来3个人,傍晚时又抓回来3个,带回3颗人头。一个鲍曼村(Baumaneh)的村民在森林里跑来跑去,呼喊着寻找妻子或孩子。因为距离我们营地太近了,哨兵给了他一枪。他们把他的人头弄了下来。我从来没有看到过那么绝望、恐怖的表情……我们烧掉了那个村子。”


日复一日,周复一周,勒克莱克的日记,还有其他人的日记,用的都是这种语气。



(2)饥饿、疲惫、日晒雨淋


一有风吹草动,成千上万村民就会竞相逃出村子。为了报复,士兵会牵走他们的家畜,焚毁他们的窝棚和庄稼,拿走他们的所有粮食。这种做法甚至在橡胶热之前很久就已经存在,当时利奥波德的士兵主要是为了搜寻象牙、脚夫和给养。一位瑞典中尉这样描述1885年在刚果大激流地区的一场突袭:“我们快要接近那个村子的时候,村里乱成一团。那些村民被吓坏了。我看到,他们带上所有能拿的东西后,没命地逃往密林深处……在离开村子之前,我们牵走了大群的羊、鸡、鸭……然后放弃了那个村子,去了找个午休的好地方。”


1899年,一个名叫尤尔特·S`格罗根(Ewart·S·Grogan)的年轻的英国探险家穿越非洲,经过刚果东北部一个方圆3000平方英里的“人口极少,墙倒屋塌”的地方时,眼前的一切让他感到惊讶万分:“每个村寨都被烧为平地,在我逃离这个国家时,我看到了很多骷髅,到处是骷髅。他们姿势各异——清晰地显示出他们当时面对的各种恐怖情景!”


被锁链禁锢的奴工

被锁链禁锢的奴工



(3)疾病


和美洲印第安人的剧减一样,死于疾病的刚果人要比死于枪弹的多很多。前往刚果内陆的欧洲人和非裔阿拉伯奴隶贩子也带去了很多先前闻所未闻的疾病。当地人没有时间产生针对这些疾病的免疫能力,比如,疟疾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一个例子。


然而,最令人恐怖的致命疾病是天花和昏睡症。面对有关人口剧减无可辩驳的证据,给利奥波德辩护的那些人,一直将原因归咎于昏睡病。不过情况比较复杂,因为疾病很少单独起作用。1905年,斯坦利瀑布地区的地方治安官圣日耳曼写道:“疾病对疲惫人群的杀伤力是显著的。我认为,我们必须将这一地区昏睡病患者的不断增加归咎于这一原因。疾病,加上脚夫的长距离流动、食品的缺乏,让这个国家的人口大幅减少。有些地方的村子基本上十室九空,很多窝棚成了废墟,不管是男人、女人还是孩子,一个个都瘦弱不堪,病恹恹,张开四肢有气无力地躺在那里。最重要的是,他们没有吃的。”



(4)出生率的直线下降


这也不奇怪,男人们长年累月在森林里割取橡胶,一次就要走好几个星期,女人被扣作人质,总是处于半饥饿状态,因此出生率骤降。一位在橡胶主产区马伊恩东贝湖(Lake Mai Ndombe)布道多年的天主教传教士注意到了这种情况。1910年,他刚到那里的时候,惊奇地发现当地几乎根本没有7-14岁的孩子,而其他年龄段的孩子很多。这个年龄段正好指向1896~1903年——正是这个地区的橡胶热处于高潮的时候。


来自《笨拙》杂志,1906年,也是本书原版封面

漫画来自《笨拙》杂志(1906年),也是本书原版封面


烧毁村庄、让人质挨饿、让惊恐不已的难民死在沼泽里——即使完全从金钱角度来看,难道这就是商业运作的高效方式吗?不会大幅减少劳动人口吗?肯定会。1924年,比利时有关部门的首脑们下令进行人口普查,因为他们非常担心劳动力短缺。


1919年,据一个官方的比利时政府委员会估计,从斯坦利开始为利奥波德的刚果国打基础那时开始算,后来的刚果人口“减少了一半”。当今最权威的判断出自简·范西纳(Jan Vansina)。范西纳是威斯康星大学(University of Wisconsin)历史学和人类学荣誉退休教授,也许也是研究有关刚果盆地居民最出色的、在世的人种学者。他的推算基于“当地众多的消息渠道:注意到到教堂做礼拜的教徒数量减少的传教士、口述历史、家谱,等等”。他得出的结果也一样:在1880~1920年,刚果人口“至少减少了一半”。


人口总数是多少?直到20世纪20年代,刚果才进行了全境范围内的人口普查。1924年,人们初步估计当时的人口数字为1000万,这一数字被后来的统计结果所证实。这意味着,根据这些估算结果,在利奥波德统治时期,以及他的统治刚结束的那段时间里,这一地区的人口减少了大约1000万。


那么,为什么这些杀戮会持续那么长时间?这种不理性也存在于其他很多大规模屠杀者的心中。例如,在苏联,将政敌枪决或关进监狱这种做法帮助斯大林获得了绝对权力,但是消除了政敌之后,他又处决了数百万人,另外还有数百万人死于古拉格位置偏远的集中营。刚果的情况和苏联一样,大屠杀有一种内在动力。权力具有诱惑力,而在某种意义上,没有任何一种权力比能够夺取他人生命的权力更大。大屠杀一旦开始,就很难停下来,它就成为一种类似打猎的运动。


标签: 历史人物殖民
上一篇: 社科文献2017优秀原创学术图书、优秀翻译图书
下一篇: 社科文献出版社2017年“最美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