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询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中心 > 社会政法

报告精读 | 北京人口蓝皮书:北京人口发展研究报告(2018)

近日,由北京市委党校北京人口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主办的《北京人口蓝皮书:北京人口发展研究报告(2018)》发布会在北京举行。


北京人口发展研究报告(2018)zf

(点击图片可跳转至购买链接)

北京人口蓝皮书

北京人口发展研究报告(2018)

洪小良 尹德挺 马小红 主编

2018年 12月/98.0元    


1 外来人口、户籍人口实现双下降,人口分布中心化趋势有所缓解


自1949年以来,北京市人口规模一直呈现上升性的趋势,但2017年最新数据表明,北京市外来人口、户籍人口实现了双下降。2017年北京市常住人口2170.7万人,比上年末减少2.2万人;其中,常住外来人口794.3万人,与去年未相比减少13.2万人,占总人口的比重由2016年的37.2%下降为2017年的36.6%。全市户籍人口1359.2万人,比上年末减少3.7万人,降幅0.3%。


从区级人口分布情况来看,朝阳区常住人口374万,居各区之首;海淀区常住人口348万,位居第二。同时,这两个区也是吸纳外来人口较多的区域,两个区外来人口规模近300万,占全市总外来人口的近40%。而密云、平谷、怀柔、延庆、门头沟等区人口规模较小,外来人口占比也较低。


从区级人口密度情况来看,2013-2017年中心城区人口密度有所下降。东城区人口密度从2013年的21715人/平方公里降低到2017年的20330人/平方公里,降幅6.4%;西城区人口密度从2013年的25787人/平方公里降低到2017年的24144人/平方公里,降幅也是6.4%。朝阳、海淀、丰台、石景山四区的人口密度也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2 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抚养比已是“四个养一个”


北京市早已进入老龄化社会,且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2010年65岁及以上老年人170.9万人,占总人口的8.7%;而2017年65岁及以上老年人237.6万人,占总人口的10.5%。与老年比例上升相对应的是15-64岁劳动年龄人口比例的逐年下降,所占比例由2010年的82.7%回落到2017年的78.6%。进而人口总抚养比从2010年的21%上升到2017年的27%。换言之,约四个劳动力要养一个非劳动力。


3 创新主体与创新资源优势明显,创新投入和创新效益有待提高


2010-2017年统计数据来看,北京市人口的受教育程度不断提升。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比例从2010年的43%下降为2017年的39%,高中文化程度比例变动不大,大学专科及以上文化程度从2010年的33%上升为2017年的37%。即人口的近四成受过大学教育,其中,近五分之一受过本科教育,近5%受过研究生教育。


北上广深四城市的比较数据表明,北京城市创新主体中的企业组织数量具有绝对优势,高新企业从业人数、高等学校、科研院所等数量均高于上海、广州和深圳。北京城市创新资源得天独厚,较上海、广州、深圳优势明显,然而,科研投入与产生效益低于深圳,专利含金量有待提升。北京城市创新环境中绿色发展和公共服务资源方面具有明显优势,但其他方面还需进一步改善。


4 打造老年人口大数据平台,加强养老服务人才队伍建设


报告分析指出,基于北京市养老服务发展的历史与现状,以及未来人口老龄化与老年人口的态势,应该重点在以下几个方面做出努力:


第一,打造老年人口大数据平台。建议进一步扩大北京通-养老助残卡的政务应用范围,将相关部门的信息共享融合到养老服务大数据平台中,政策上鼓励市场和社会以北京通-养老助残卡为载体为老年人提供多层次、多样化养老服务,提升北京通-养老助残卡的数据融合与资源整合能力,为社会保障、社会福利、社会优待等政策的精准实施、交通运输力量调整、老年人口分布、城市治理等各方面政策提供详实、精准、全面的决策依据与参考。


第二,确立政府与市场的精准界限。在养老服务发展的过程中,政府与市场的作用缺一不可。政府替代不了市场,市场也替代不了政府,需要二者在养老服务发展的过程中发挥各自的作用。市场的优点是效率高,所以,提供养老服务的过程中要发挥市场的主体作用。政府的作用在于兜底,对弱势群体提供保障和服务,对市场的行为进行支持和监管,政府不应该替代市场,市场能做的事情应该交由市场来做。


第三,不同服务主体之间分工明确。从养老服务的模式来看,老年人主要是居家养老和机构养老。养老机构的重点是提升养老机构的质量,在有余力的情况下提供居家养老服务。提供居家养老服务的主体重点依然是提供居家养老服务,而养老照料中心则是二者兼而有之。未来需要明确服务主体的分工,避免供给过度,出现恶性竞争。


第四,加强养老服务人才队伍建设,借用外力服务老年人。对于养老护理人才队伍、专业技术人才队伍和养老管理人才队伍,需要通过培训、提高收入、打通上升通道、政策倾斜等手段吸引有真才实学、技能过硬、经验丰富的人才加入。对于老龄事业的管理者队伍,在不太可能有根本性变革的背景下,只能尽量借用外力如社会组织的力量来解决人手不足的问题。


第五,政策实施以后需要做出客观的评估与总结。从“九养”到“养十条”,北京市的居家养老服务政策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很多的政策不再出现在新的政策中,有些政策进行了调整。那么,需要对“九养”中不再继续出现的政策进行客观的评估与总结,政策实施效果到底怎么样?实施的过程中有哪些问题?这些政策的实施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对于未来其他政策的实施有哪些可以借鉴的经验和尽量避免的教训。


5 多措并举推动首都人口发展,促进京津冀人口协同发展


报告分析指出,首都人口发展是一个基础性工作,既需要在理论层面有系统、整体性的设计,更需要在实践层面有拿捏适度的推进。因此,我们需要在超大城市人口疏解和发展的多层次分析框架下,结合北京的实际情况,进行有序调控。


(一)以市场化机制为杠杆,推动流动人口合理流动


尝试培育社区经济,规范流动人口的就业环境。加快城乡结合部升级改造,全面升级“瓦片经济”,提升人口居住的安全性;不断创新出租房屋契约化管理办法。


(二)以体制机制创新为突破口,积极探索多主体综合协作模式


以京津冀协同发展为契机,探索建立区域内人口“有进有出、进出平衡”的人口动态平衡机制。在区域一体化进程中,力求在制度安排上实现区域内人口 “有进有出、进出平衡”,为人口有序流动提供新的出口。例如,流动人口社会保障区域内自由流动;出台鼓励迁入人口返乡创业和就业的政策等。


(三)以居住证为载体,寓管理于服务之中


明确居住证的前置性和管理性职能,体现流动人口责权利的统一。在前置性上,居住证应以各种形式的住房证明为领证条件;在管理性上,要加强居住证与人口管理的关联性。此外,设立居住证签注制度,未按规定办理签注的,居住证使用功能自动终止。


(四)以打造反磁力“微中心”为抓手,促进市域内的人口合理分布


解决中心城人口过度集聚问题,最现实的途径是要通过功能疏解和产业疏解,带动优质要素资源在全市及区域范围内进行结构性配置,通过在城六区外围打造反磁力“微中心”,培育若干促进区域人口均衡分布的节点性城镇。


6 加快形成产学研结合的创新网络,充分发挥创新文化的基础性作用


在当今全球化背景下,城市创新能力逐渐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主要决定力量。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作为经济社会活动集中的聚集地,也正成为创新的重要区域。报告在“北上广深”四个城市分析基础上,对于北京城市创新做以下几方面概括。


第一,北京常住居民数量占有绝对优势,城市创新能力的发展具有良好的基础。稳定增长的人口规模、高素质的劳动力队伍和能够提供多种服务的人口环境,是城市创新主体之一的居民保持创新优势的关键因素。北京常住人口均超过2000万人,为这座城市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坚实的储备。数据也表明,北京在经济、科技、教育、艺术等方面在国际上均取得了显著的成绩。


第二,城市包容性逐渐成为中高收入人群择居、择业的重要考虑因素。北京相对注重“户口制度”,无形之中形成一定的排外因素,为人才的引进造成了一定的阻力。若是能够差别化人力资本投资政策、重视对高素质人才的公共服务以及改进户籍制度等,北京的创新活力更能得到激发。


第三,“收入”已不是择居的唯一决定因素。除收入之外的创业创新氛围、自然环境、社会包容度等因素已逐渐成为影响居民选择城市的重要影响因素,并在一定程度上制约着城市创新能力的提升。这为城市可持续发展敲响警钟,城市创新能力建设是一个综合、多元、复杂的议题,需要多方入手方能留住创新主体。


第四,北京产学研联动网络体系的重要性进一步凸显。产学研合作是促进创新主体互动的重要手段,加快形成产学研相结合的创新网络。创新主体的互动、创新系统的运行都离不开完善的产学研一体化。北京的科研机构数量、高校数量、企业数量独占鳌头,多年积累的科研成果、高度集中的高等院校、发展蓬勃的各类企业为北京的城市创新提供了丰富内容。


第五,文化与经济的关系在城市创新发展过程中亟待得到重视。文化应当是经济发展的基础结构,而不应仅仅作为让位于经济和科技发展的锦上添花之物。城市发展文化,一是要发挥文化的基础性作用,并在此基础上实现社会安定的公知教化;二是要大力发展文化企业,培育经济增长、人口就业的新的增长点。因此,文化和经济不应是两条跑道上的列车,在城市创新能力提升的过程中应当做到双轨并行,齐头并进。


标签: 人口
上一篇: 报告精读 | 公共安全感蓝皮书:中国城市公共安全感调...
下一篇: 新书速递|《中西教育文化比较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