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询

【国别研究】英国脱欧进程展望及影响分析

2016年上半年,由英国脱欧公投结果不确定性引发的市场情绪波动不断发酵,造成国际金融市场大幅波动,尤其是6月23~24日公投最终以脱欧派获胜告终,使其成为2016年迄今为止最大的“黑天鹅事件”事件,随即在全球引发连锁反应,导致国际金融市场连续剧烈动荡,而且迫使英国首相卡梅伦宣布辞职,国内政坛陷入乱局,英国与欧盟及其他成员国间的关系更骤然紧张,加大了国际社会对欧洲一体化进程乃至世界经济前景的忧虑。作为全球有重要影响力的大国和中国重要的贸易伙伴,英国脱离欧盟将对中国经济产生长期深远影响。

一 英国脱欧前景展望

虽然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已经出炉,而且新任首相特雷莎·梅已确认将在2017年3月前启动退欧谈判,但从公投退欧到实际退出欧盟,整个过程仍充满变数,而且考虑到公投结果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及各国政府的反馈,英国公投后的不确定性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显著增加。

当前英国公投的结果只是英国单方投票决定离开欧盟,作为规定和调整欧盟与成员国间关系的基本法律文件,《里斯本条约》对欧盟成员国的退出机制做了专门规定,因此在没有走完退出程序之前,英国仍是欧盟成员国,依然要受到欧盟法律的约束。

按照退出程序,英国退欧首先需要由英国首相向欧洲理事会主席递交退欧文件,表达英国希望基于《里斯本条约》第50项条款商谈退出欧盟,之后双方将就英国与欧盟之间的未来关系进行谈判。根据《里斯本条约》第50条的规定,如果英国与欧盟最终未能达成协议,两年后英国将自动脱欧,但如果英国与欧盟其他27国一致同意延长谈判,那么谈判会延续到结束为止,谈判结束后英国才会退出欧盟。因此,退欧公投后英国何时正式脱欧有赖于两个时间节点,一是英国何时触发《里斯本条约》第50条,与欧盟启动退欧谈判;二是两年谈判期内双方能否达成退欧协议或者延长谈判时间上的一致。由于退欧谈判涉及英国和欧盟就现有条款细节的重新协商,还涉及各利益相关方的博弈,即便全部进程都很顺利,英国正式退出欧盟最早也在2018年。


图1 英国退欧流程


英国与欧盟当前围绕退欧谈判的博弈已令英国退欧问题出现僵持化的迹象。一方面,由于英国在提交退欧文件时间上掌握主动权,而且需要时间制订脱欧谈判计划以争取自身利益最大化,特雷莎·梅将触发《里斯本条约》第50条的时间拖延至2017年一季度。另一方面,为防止英国公投影响持续发酵并引发其他国家效仿脱欧,欧盟态度趋于强硬,在公投后举行的首次欧盟峰会上欧盟及主要成员国领导人均表达了英国应尽快启动退欧谈判的态度,同时表示在英国递交退欧文件前欧盟与英国不会举行非正式会议。由于一旦启动退欧谈判主动权将由英国转向欧盟,而欧盟除了给予英国一定政治压力使其兑现诺言外,并没有合法的途径强迫英国开启退欧进程。因此,英国很可能将在各项谈判工作准备就绪后才会考虑正式提交退欧申请,难以将承诺的时间点大幅提前,最快也会拖至2017年初。

二 英国脱欧的影响分析

虽然英国脱欧公投引发的市场震荡已逐渐平息,市场情绪也开始转向乐观,但由于英国从公投脱欧到完成脱欧是一个漫长曲折的过程,由脱欧不确定性引发的国际金融市场动荡将伴随整个谈判进程。从中长期看,英国脱欧将给世界经济、全球经济治理格局等带来不同程度的影响,全球治理结构的稳定性将减弱。

1.产生全球贸易转移效应

在很大程度上,英国脱欧将使得与其贸易投资关系密切的国家受到较大影响。一是从世界范围看,中国、韩国、俄罗斯、土耳其等非欧盟国家或将从英国脱欧中获利;二是从欧盟内部国家看,荷兰、比利时、爱尔兰等国可能出现进出口大幅波动;三是美国正在积极推动的“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谈判将受到影响。

2.助涨欧美等发达国家的民粹主义及“逆全球化”浪潮

在英国决定脱欧后,西方反全球化思潮表现得愈发明显,这可能会遏制全球化进一步发展的势头,甚至在一些国家还可能出现“逆全球化”进程。首先,脱欧不是一件独立事件。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标志着特朗普—桑德斯孤立主义潮流的强劲凸显;英国脱欧派的胜出也会鼓动法德及其他欧洲国家效法,这些事件均说明了英国脱欧正在与西方发达国家的民粹主义运动遥相呼应,在民主外衣下形成一股“反精英、反体制、反融合”的暗流。其次,欧美国家民粹主义的蔓延和反全球化以及区域经济一体化势力的抬头,将使全球经济治理陷入困境。在脱欧和右翼势力的双重阴影笼罩下,欧盟各成员国对移民政策的分歧会增大,欧美发达国家在未来可能会收紧移民政策。最后,民粹主义也会和贸易保护主义协同兴起。在当前形势下,未来双边或多边自由贸易协定或将受此影响并面临僵局,自由贸易理念将在未来遇到更大的挑战。

3.加速全球治理格局“西降东升”的趋势

欧盟的建立与发展曾被全球视为区域经济合作的典范,英国脱欧既反映了自由贸易中资源流动不公平导致的成员国之间的矛盾,也反映出“民族国家”与“欧洲”的两种取向间的冲突,不仅对西方主导的国际规范构成了挑战,也预示着西方势力优势的减弱。与此同时,以金砖五国为首的新兴国家的经济正在迎头赶上,新兴经济体的集体崛起导致全球经济中心和权力重心“东移”。特别是在英国脱欧与欧盟逐渐萎缩的背景下,新兴国家正在从“被治理者”转变为全球经济治理的积极参与者和建设者。而且,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贸易组织等正在进行结构调整与制度改革以适应新兴国家的崛起。此外,金砖国家也开始朝着制度化和正规化的方向发展,新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金砖开发银行也在进一步补充和完善现有的国际金融治理体系。

三 英国脱欧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尽管英国脱欧将给世界经济和全球经济治理格局等带来诸多不确定性,但是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英国脱欧将为我国实现经济转型升级、加快人民币国际化、提升全球治理水平以及实施“一带一路”倡议等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1.“一带一路”倡议迎来新的契机

英国脱欧带来的地缘政治经济上的结构变化对我国“一带一路”倡议在欧洲的推进是个新的契机,一是加快与“容克计划”的对接。欧盟推出“容克计划”的目的在于促进基础设施、新能源、信息技术等领域的投资,这与我国“一带一路”战略互联互通和促进国际产能合作的意图相符,而我国企业“走出去”战略与“容克计划”的巨大资金需求是“一带一路”与“容克计划”对接的重要基础。二是密切与中东欧国家的合作。中东欧国家占“一带一路”60多个沿线国家的近1/4,其铁路交通、港口设施等是连接“一带一路”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欧亚及中欧贸易和人员等跨境流动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另外,我国与中东欧国家较强的经济结构互补性也拓宽了彼此的经贸合作空间,“一带一路”建设与这些国家的发展需求高度契合。

2.加快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一方面,英国脱欧影响的进一步发酵或将导致英镑和欧元汇率震荡,致使全球优质货币短缺,对国际货币的需求将趋于多元化,这在很大程度上将提振国际市场对人民币资产的需求,为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带来新的机遇。另一方面,伦敦作为全球第二大离岸人民币清算中心,为我国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了跳板。英国脱欧会对伦敦全球金融中心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欧洲其他金融中心有望顺势崛起。据最新发布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除伦敦外,法兰克福、巴黎、卢森堡、苏黎世、日内瓦等欧洲其他城市均有成为全球重要金融中心的潜力。显然,未来人民币离岸业务在欧洲将会有一个更加多元化的发展前景,更大的影响范围,我国在巴黎、法兰克福、卢森堡等地布局的人民币清算银行的活跃度也将随之提高,从而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影响力和加速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此外,英国为了确保伦敦金融中心地位,也会进一步加大对人民币离岸中心建设的支持力度,为人民币以及中国金融机构提供更好的支持。

3.提升我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和话语权

当前全球治理面临着诸多挑战:一是从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至今,全球治理结构未得到实质性的改善;二是随着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的崛起以及西方七国集团(G7)彼此间出现不同的利益诉求。显然,现有的全球治理结构既不能适应世界政治经济形势变化的需要,也难以有效管理全球性事务。英国脱欧事件的发生将进一步加速国际经济格局的变迁,致使全球治理体系呈现多元化和碎片化等特征。对我国而言,在杭州举办的G20峰会是一个具有重要象征意义的开端,也是一次很好的契机,将有利于提升我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和话语权。

四 政策建议

1.密切跟踪脱欧后续事态发展

重点关注:一是英国国内政局动向。公投结果公布后,不仅英国执政的保守党及新首相面临带领英国与欧盟展开退欧谈判的难题,最大反对党工党也出现危机,影子内阁阁员大规模辞职。此外,主张留欧的苏格兰、北爱尔兰还出现了独立的声音,从而增加了英国国家统一的不确定性。二是英国与欧盟经贸安排走向。当前关于未来英国与欧盟经贸关系存在效仿挪威模式、瑞士模式、加拿大模式等多种可能,其最终结果仍有赖于双方利益博弈的结果,这将对我国与英国和欧盟间的贸易、投资协定谈判定位产生不同影响。三是英国脱欧后续进程对全球经济的溢出效应和各国反应。尽管公投对国际金融市场的冲击已逐步释放,但不排除因英国或欧洲其他国家政局变动而再次引发金融动荡的可能,而且退欧对实体经济的影响是一个逐步显现的过程,期间各国也会相应进行政策调整,进而产生新的不确定性。为此需要根据形势变化及时做出修正和评估,制定应急预案。

2.准确把握全球经贸格局的新趋势与新特征

我国要顺应全球发展趋势,以负责任大国的身份积极参与全球治理,继续推动IMF和世界银行的治理结构调整,为发展中国家发声,提升新兴市场国家的代表性,真正让发展中国家从“外围被治理者”成为“治理参与者”。同时,我国应借助二十国集团峰会(G20)、金砖五国峰会、上合组织峰会等国际组织以及区域性合作组织对话平台发出全球治理的中国声音,推动G20和金砖五国向制度化和规范化方向发展。在全球治理的理念方面,我国应继续坚持WTO的基本精神,即非歧视、开放透明、公平基础上的自由贸易原则,警惕西方发达国家民粹主义、孤立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综合以上几方面,在英国脱欧的背景下,我国应从物质、制度、理念等方面提供更多全球公共物品,加快全球经贸和投资合作,从而引领全球治理的变革,推动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经济新秩序。

3.及时调整对欧盟合作战略与布局

积极推动“一带一路”建设与欧洲发展战略深度对接,加快实现我国国际产能合作与欧盟“容克投资”计划对接,既要把加强对德、法关系及中东欧地区国家的经贸关系作为对欧合作重点,构建我国进入欧洲市场的新通道;又要重视和推动我国与中东欧国家的产能合作,在“16+1”合作框架下,继续丰富双方的合作机制,鼓励制度创新,推动地方产能合作以及第三方合作平台的发展。同时,我国也应拓宽和深化与中东欧国家在基础设施建设和高科技研发领域的合作。在基建方面,我国应继续推进蓉欧快铁、苏满欧货运班列、汉新欧货运班列、渝新欧货运专线的提速升级以及中国、波兰、白俄罗斯物流中心的全面优化。通过我国资本优势、基础建设经验和中东欧国家高素质人才优势的结合,来化解我国的过剩产能并解决中东欧国家就业和基础设施更新问题。在高新技术领域,中东欧国家自身工业基础雄厚,我国可以通过捷克、波兰等国将德国的高新技术引入国内。对此,我国应积极为中资企业与中东欧国家的高新技术企业创造交流合作平台,加强与中东欧知名高校和研究机构开展科研合作。

4.加快推进与欧洲国家经贸投资谈判

脱欧事件会使英国和欧盟更加需要来自中国的贸易和投资往来,双方均有可能加快启动与中国的自贸区谈判。脱欧不仅能够使英国摆脱欧盟的约束,更加灵活地掌握自身政治和经济决策权,还会加大力度吸引中国投资,这也为双方开启自贸区谈判奠定了良好基础。考虑到英国脱欧后欧盟与我国签订投资协定的意愿可能会加强,中国应维系与欧盟在中欧投资协定谈判中的良好势头,同时积极考虑启动中欧自贸区谈判。在国际贸易谈判方面,我国应高度重视与欧盟合作中过剩产能的成本问题,在防止产能合作对欧盟市场造成压力的同时,要通过法律、贸易仲裁等有效手段,降低欧盟有可能对我国出口产品“双反”升级造成的负面影响。尤其要继续敦促欧盟履行《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第15条义务中所提到的终止对华反倾销的“替代国”做法。同时,还要积极与德国、法国进行双边磋商,在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等的问题上达成共识,从而推动欧盟承认我国市场经济地位。


标签:
上一篇: 【热点资讯】中东未到“后美国时代”
下一篇: 【区域研究】中亚地缘政治格局的研究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