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询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最新动态

新书速递 | 《创意城市打造——决策者指南》

微信图片_20190910154309


艺术和创意经济


创意城市的历史

为了理解创意城市概念的进化和发展,回顾历史了解时间脉络非常重要。否则我们很难明白各种元素是怎么组合在一起的,以及人们为什么会对什么是创意城市持有不同的见解。


今天创意已经被应用在各个领域,但回到20世纪80年代,它的几乎所有组成成分已经发展起来,其关键词包括:文化、艺术、文化规划、文化资源以及文化产业。这是因为首先在英国,然后是美国和欧洲,人们开始意识到:



◆ 一种新经济正在崛起,设计、影音、数字化和会演等变得越来越重要

◆当建设和工业发展对城市的样貌越来越具有压倒性的影响力时,城市环境会随之变得越来越同质化、标准化、沉闷

◆城市旧有的肌理被以城市更新的名义不假思索地破坏,没人考虑“旧”的价值,及其如何与“新”融合起来

◆文化体验被商品化,全球化使得每个地方看起来、感觉起来都差不多,因为相似的品牌统治着一切

◆地方特质不断被削弱、被锈蚀


微信图片_20190910154347



文化艺术的经济价值和影响

从20 世纪80 年代早期开始,创意城市发展轨迹中有了一个重要的变化,艺术群体开始论证它们的经济价值并计算它们对经济的影响。开始的契机是20世纪70年代晚期到20 世纪80 年代早期的经济危机引起它们得到的资助与收入减少。要论证公共投资应投向艺术变得比较难。这种情况首先发生在美国,然后是英国、澳大利亚,到90 年代就波及了欧洲和其余地方。早期的研究者包括华盛顿特区的“宜居城市伙伴”组织(Partners for Liveable Places),该组织的创始人罗伯特·马克努提(RobertMcNulty)在哈维·珀洛夫(Harvey Perloff) 的鼓励下,启动了一个记录设计与文化设施的经济价值的项目,他最开始在洛杉矶计算文化活动(不包括其电影业)的价值。他们的“舒适经济学”(Economics of Amenity)项目阐述了一个社区的文化活动和设施、生活质量如何与经济发展、就业创造息息相关。这个项目后来促使该组织推广“文化规划”这一想法。另一项早期研究由帕特里夏·琼斯(Patricia Jones)在1983 年代表纽约港务局进行,名为“艺术作为一种产业:艺术对纽约-新泽西大都会地区的重要性”(The Arts as an Industry: Their Importance to the New York-New Jersey Metropolitan Region)。


在英国,约翰·米尔斯科夫(John Myerscough)的“艺术的经济意义”(The Economic Importance of the Arts)和他对格拉斯哥的后续研究都很重要。早在20 世纪70 年代后期,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欧洲理事会就开始研究文化产业。从城市角度来看,学者尼克·格哈姆(Nick Garnham)很重要。1983年4月,他被调往大伦敦议会,他成立了文化产业部,将文化产业列入了城市政策议程。他认为,媒体和艺术活动应当关注商业可行性,而不是与之保持对立,因为市场和真正的观众有其益处,而且可能对改变媒体行业格局产生更为巨大的影响。这种思维和专业部门的概念被许多其他城市效仿。因此,笔者的机构康姆迪亚制作了许多研究报告,强调这一部门在不断变化的城市里的力量和潜能,报告涉及多个不同类型的城市,包括伦敦、格拉斯哥(Glasgow)、曼彻斯特、伯明翰,然后是巴塞罗那、克拉科夫等欧洲城市。一个重要转变已经发生,其中关键性的一步是,艺术越来越多地被视为工业部门的一部分。比如音乐产业,它主要是商业性的,并不寻求公共资金的投入。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重点关注文化产业(后来通常被称为创意产业)的经济发展机构陆续建立。


微信图片_20190910154358


这些研究表明,音乐、视觉和表演艺术、出版或影视加起来代表着一个重要的就业和盈利部门。后来的研究又把博物馆和辅助产业——例如建筑服务和房屋拍卖计算了进去。这些表明当你把整个供给链加在一起,整个部门大概能占到比较大型的城市如伯明翰或曼彻斯特经济总量的5%,在伦敦这个数字超过了10%。这一系列关于其经济影响力的研究非常重要;还有一个重要时刻是当它们在20 世纪80 年代初就指出英国音乐工业的出口比汽车制造业还大时,吸引了国家决策者们的参与。


这种影响力研究变得越来越深入,更多因素被考虑进来,比如艺术文化对于一个地方的形象、身份认同或游客吸引力所造成的影响,后来甚至还有其他软性因素,比如参与艺术如何影响人们对自身力量、自信和胜任能力的感知。不同类别的创意对城市和经济是重要的这一理念慢慢被接受。

微信图片_20190910154401



文化和创意产业的兴起

到了1997年,英国政府已经被前几十年的证据所说服,成为第一个以国家政策为文化产业重新命名的国家,启用了“创意产业”这个奇怪的名字(因为其实工业整体都需要创意,并不只是音乐、设计或电影工业)。可能他们是为了避免“文化”一词的政治解释,因为起初提出文化产业概念的总是各种社会运动,其对身份和权力的关注时常挑战时局。


当时的英国政府通过“文化媒体体育部(DCMS)”对这一经济部门的价值进行了大型研究,它所列举的行业具有以下特点:“源于个人创意、技能和才能,有通过生产、利用知识产权创造财富和就业的潜力”,具体包括广告、建筑、艺术和古董市场、工艺品、设计、设计师时装、电影、视频和摄影、软件、电脑游戏和电子出版、音乐和视觉表演艺术、出版、电视和广播等(DCMS2006)。这份DCMS 名单一直具有全球影响力,被其他许多国家正式采用。当然也有人指出它的不足之处,例如,将这一领域划分为不同的行业,淡化了其中的重要差异,这种差异存在于生活方式型企业、非营利组织和大企业之间,或享有国家补贴(如电影)与不享有国家补贴的行业(电子游戏)之间,等等。事实上,创意产业领域有大量企业是微型的——根据一些英国组织的估计,大约有90%是微型企业——它们中绝大部分并不想扩大规模,而是希望保持小而灵活、敏捷。虽然如此,该领域排名前几位的公司也可能像华纳兄弟或维亚康姆一样庞大。一段时间后,欧洲大陆其他国家和城市开始进行类似的研究。迟至2001 年,欧洲联盟才认识到这一经济部门的重要性,首次对其进行了综合评估,报告名为《开发与发展数字化时代文化部门的就业潜力》(Exploitation and Development of the Job Potential in the Cultural Sector in the Age of Digitalisation)。从那时起它就成为欧盟的一个重要关注点。


2005年,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贸发会议)成立了“创意产业与发展”高级讨论小组,标志着这一领域的重要性得到国际认可,该贸发会议在2008 年发表了一份报告。其间,关于这一经济部门的定义和名称——文化产业、创意产业、还是创意经济——有过很多争论。目前正在形成的共识是,创意经济是一个发展经济乃至发展城市的平台。其核心包括三个主要领域:


◆媒体与娱乐行业

◆艺术与文化遗产

◆创意B2B 服务


后者或许是最重要的,因为它可以增加所有产品和服务的价值。设计、广告和娱乐尤其能够驱动整个经济的创新,形成所谓的“体验经济”。这使城市变得令人瞩目,同时也让采用艺术家提供想象力的做法越来越多。


约翰·霍金斯(John Howkins)《创意经济》(Creative Economy )一书做出了重要贡献,其提出创意经济包括以下四个“创意产业”的产品的交易活动。

◆版权产业:以生产版权作为主要产品的行业,比如广告、计算机软件、摄影、电影

◆专利产业:生产或交易专利的行业,比如制药、电子、信息技术、工业设计、工程

◆商标产业:基于商标和品牌保护的各种类型的创意企业

◆设计产业:基于个性设计的各种类型的创意企业


以上与英国政府对该领域的分析方式有所不同。总而言之,在旧经济中,生产规模无限扩大会导致收益减少,因为用于生产的资源会越来越稀缺,从而使得生产成本增加。创意经济则没有限制:更多新想法的诞生,随之而来的创新催生更多的交易活动,使由此产生无限增长的收益成为可能。


微信图片_20190910154407

查尔斯·兰德利 著

2019年8月出版

定价:58.00元

ISBN 978-7-5201-5251-8



内容简介

本书是英国著名创意学者查尔斯•兰德利关于创意城市建设的新作。全书描述“创意城市”思想的历史发展线索和关键概念,提供全球城市发展动态的概览,解释评估新旧城市建设和城市创新力的一系列手段,强调“创意城市打造”作为一种新的规划方式已经出现。作者列出了工业城市和立足知识密度、创意与革新的城市之间的种种区别:外观、感受以及运作动力,进而解释什么是城市想象力及其在城市发展上的应用,并在此基础上列出目前可行的成为创意城市步骤。


本书是作者应深圳市社科院邀请,为中国城市量身打造的创意指南,因此在创意城市理论上提出了更加具有前瞻性的新理念,更加注重可操作性,注重分析新兴城市的经验,特别是更多关注了中国城市的发展。


作者简介

查尔斯•兰德利,英国创意学者、欧洲最具权威的城市创意和文化咨询公司传通媒体创始人。多年来,兰德利及其团队的足迹遍布全球多个城市,推展了数百个城市项目;他在全球45个国家发表过将近250场重要演讲,探讨了“危机与创新”“创意城市与超越”“艺术在城市生活中的作用”“复杂性与城市建设”以及“多元文化和多元创造力”等话题。近几年,则专注于辅导亚洲国家推动城市的创意发展。他擅长与城市的领导者和决策者一起,深入挖掘城市的潜力,将传统与创新、民族特色与国际定位相结合,在为城市创造财富的同时更加注重城市整体的和谐。


主要著作有《城市建设的艺术》(2006),与菲尔•伍德合著的《跨文化城市:多元文化的优势》(2007) ,《创意城市》(2000), 《掌握先机:复杂年代的都市生活》(2004),以及与马克•派克特合著的《文化十字路口》(2001)等等。其中《创意城市》一书,曾引发城市再造与创意行动热潮,已连续翻印10余次。




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